体验分享    
深圳市天际飞扬培训咨询有限公司
地址:深圳市·南山·科技园南区中山大学深圳产学研大楼1808
电话:86-0755-86707155
传真:86-0755-86707155
Email:soarflight@163.com
姓名:
电话:
QQ:
Email:
备注:
   
训练心得 你的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训练心得 > 游记

我能想到最浪漫的是,就是带你飞去金岛看落日余晖

作者: 时间: 2014-12-06

出行记录

规划路线一:美尔布拉、湖口、澳洲最东角、弗林德斯岛、塔斯马尼亚、金岛

 

出发前

    好久没有这种彻夜未眠的感觉了,难以限制兴奋的外溢,夜色未散就赶往机场,一周的飞行之旅即将开始。

    第一站,美尔布拉,听这名字就那么优雅柔情、令人神往。著名的蓝宝石海滩,冲浪圣地,鲸鱼游弋,盛产鲜蚝……一切等着到达再揭示她的神秘吧。

    来到航校,两位飞行员也已到位,正在做起飞前的准备。天空才刚有一丝淡白,停机坪上的工作还需借助手电进行。我和同行老袁也打开手机电筒在周围补光,也算为起飞检查做了些工作。

    这架飞机是低空领域最出名的三大国际品牌之一,塞斯纳,warroir系列的双引擎汽缸版。流线紧凑的整体构造,两边翅膀伸展适度,足以捧起机舱又不显冗余,两台强有力的400CC对称布局发动机,总功率760马力;搭载略显夸张的三叶螺旋桨,好似拳击手的两个拳头,未启动就已感觉到蕴含的源源动力;垂直和水平尾翼也是那么精巧,象一枚顶级设计师出品的吊坠,挂饰在机身上,平添色彩又不喧宾夺主;最有特色的,还是它的大鼻子,长长的流线从驾驶舱前延伸出来,逐渐收缩成一个尖嘴,仿佛更增添了穿云过雾的功力,我早就昵称这座驾为鹰嘴机了。

 

   不同于普通的单引擎低速机,鹰嘴机起落架是能收起来的,飞行姿态就更加快速、流畅。最大起飞重量1300公斤,设计为6人乘坐,而我们和飞行员共4人,乘坐就更宽敞了。航空杂志在介绍这款飞机的时候,一般都会提到,这是澳大利亚公共医疗服务的指定用机。澳洲地域广阔,医疗福利体系完善,安全、快捷、灵巧的救护飞机必不可少。我曾参观过一架为医师改装的鹰嘴机,里面设备先进齐全,就是一架流动的空中医院,各市镇遍布的私人机场,甚至一块草坪或空地都可降落。

 

    准备完毕,飞行员把所有航图、机场手册、旅行设备等都摆在桌上拍照留念,好像是业内的一个俗成仪式。还没介绍这两位关键人物,主机师Kosic,航校高级教官兼商业机师,4700小时飞行经验,在加拿大、美国、新西兰等地都做过飞行员,此前曾任南方航空澳洲培训基地的教官。副机师、领航员Micky,我直接的教练。两位都可单独驾驶这架飞机,由于Micky是香港人,来澳十几年,国、粤、英皆通,本次特邀同往,主要是做翻译和讲解。

启航

    天空又加了一点亮白,人员都已就位,起点计时就要开始了,Kosic的手放在了动力开关上,我看了一下手表,646,正式启动。两侧发动机磁性的轰鸣,传递出澎湃的动力,风声以及机身向前的蠢蠢欲动,好像它也按捺不住欲飞的心情。

    开始滑跑了,两旁停机坪上各式的飞机还在沉睡,任我们慢慢滑过身旁,你们今天的目的地是哪里?这时天边的云朵竟泛出了彩霞,顿时平添一阵异样的好心境。那下面就是一团还在藏匿的红日,渐发强烈地熏烤着天际,待我飞高了就会看到你。

    双引擎的爬升非常有力而平稳,很快就到了3000呎。太阳也不得不展露一条亮边,脚下的屋顶开始依次向我们反射出金光,仿佛纷纷招手送行、祝愿旅途愉快。两名乘客已全心致力于环顾四周、按下快门。“左边,瞧,彩虹”——现在我已经忘了当时听懂了英语,还是有人用中文喊的——扭头望去,左侧的机翼上挂住了一道彩虹,儿童画里的描绘原来是真的。

计划

    我们安排了五个地点,以墨尔本为起始,顺时针绕行一周。如遇好的景致也可沿途降落,或离开原航道兜一圈,再继续朝目的地飞。

    先朝北偏东飞往美尔布拉,维多利亚和新南威尔士交界处的海边小镇,与墨尔本和悉尼距离相当,驾车大约都是8小时,飞行大约1.5小时;然后沿海岸线向南飞行约400公里,至又一海滨胜地湖口市;接下来向南绕澳洲最东角,转西南飞往弗林德斯岛,巴松海峡右侧群岛中的主岛;之后由东北部进入塔斯马尼亚,绕行中部摇篮山后飞回北部,选择沿岸城镇降落;再飞抵巴松海峡最大的岛屿——金岛,然后回墨尔本。

第一段航程

    墨尔本CBD的身影留在了后面,前方是内陆成片的山脉,一直延伸到东部的沿海,途中还会经过一座雪山,老袁和主机师都在那里滑过雪。

    我们航行在墨尔本郊区上空,经过了赛车场、赛马场、橄榄球场、高球场。从航图上我才知道澳洲的高尔夫球场这么多,一个住宅区周围会有3个,而摩拉宾机场周围环绕着6个,飞行员也把它作为一种主要参照物,空中远处看去就像一个个绿色的薯格,被梳理过的排排树木划分着球道。 

    环绕海湾的冲击平原逐渐向后隐退,住宅慢慢稀落,农场、水塘开始浸染画布,地势也变得起伏,低矮丘陵散落分布,象广阔群山派出的前哨。回头望去,墨尔本大区,这片承载着几百万人悠然生活的沃土,已然微缩进了手机屏幕。成片的各色屋顶,簇拥着中心区薄雾中隐现的一群巨人,令人联想起《魔戒》里的中土之国。

 

    进入山区了,就像火车进入了隧道,向下望去,鲜亮的色调一下进入到浓重的深绿。平原仿佛还不甘心,偶尔在山坡留上一块青嫩的草场,然后就彻底被山林的深沉制伏了。

    飞行员又调整了一下高度,trim到平飞巡航状态,机舱内大家谈笑起来,Kosic开始给我们讲起他在世界各地的飞行见闻和经验。一边听着,老袁暗自跟我说:咱们赶快考到牌照,以后自己飞,想去哪去哪。——这还用说嘛!

     深入山区,晨雾开始从森林里升腾,这是太阳照射的缘故,开始一缕一缕的,像是刚跑完步的寸头小朋友头顶上冒汗。然后在山坳里就聚集成一团团雪白的棉花。天空中右前方的云比较多,各式各样排列着,与下方的雾形成映衬。虽都是白团,但质感还是很容易分辨:一边细腻绵软,随山而栖,白中透着股青涩;一边板白有型,各成一体,象被泥瓦匠刷过。

    这时太阳已经升到了那片型云背后,极力想透过来加些色彩,偶尔也在空隙中射出一道直线。忽然,那一道直线变成了万道散剑,直插向山林和薄雾,上下一体映出一片胜景——耶稣光!

此处已无法形容,只请看图:

 

    半小时后,我们来到了一片河谷。一条不宽的河水将山区分开,形成两岸长条形的平缓草甸。沿河望去,右侧山后汇集成小片湖泊,左侧则一直延绵望不到尽头。这条形谷地已足以供人居住,几栋大宅带一大片牧场,就是每家的标配,目测都是以几个足球场来计算。邻里之间用土路连接,也有些小道伸向山中。要是开车真的挺难出入,就是飞机最方便,停在自家的空地上,行李舱放一辆折叠自行车或电动平衡车,飞到城里逛逛街买东西,回来骑马养牛种菜修草坪,收工再到邻居家喝一瓶……我在勾勒着山区农场主的生活方式。

 

    继续前行,那些小路进入林中若隐若现,稍后汇入稍宽一点的柏油路。澳洲广大山区、平原就是靠这些小路与外界联通,虽很简朴,但却实用。我很好奇这些山路到底走起来什么感觉,几天后我有机会驾车体会了一下,在大洋路拐入山道,一车道弯行,又不断延伸出神秘土路,两旁紧贴着参天古树,只留上方一道缝隙,光线都暗了许多,假如这时有飞机路过,也只能望其身影在树隙中一越而过了。


    又过了10分钟,路过那座雪山。云层有点低了,Kosic查看雷达、频道广播后,我们拉到了云层上方,Micky又讲解了云层飞行和无线电通讯的知识。

    出发1小时15分钟左右,云缝中隐约出现了海浪,我们已抵达东海岸!一个大的回旋,飞机员在搜索一个合适的云层空隙,看清下方地貌再降下去。

    回到云的下方,美丽的美尔布拉蓝宝石海岸尽收眼底。山脉直接与海水交界,海岸线的主体是坡度陡峭的山体,有些地方急转90度形成悬崖,白色的灯塔就会耸立在上边。海水湛蓝,源源不断地涌向岸边,一层层白浪越聚越大,最后撞碎在岩石上,飞溅腾空重回大海。它们的命运可比墨尔本细沙滩上悠闲的浪花差远了,不能停歇地呼啸冲击、无功而返、奔涌再来。发现澳洲之前的几千年里,人类出现之前的百万年里,大自然就这么重复演绎着他的乐曲。 

    一条细长的公路穿行在海岸的山间,这就是连接墨尔本和悉尼的沿海公路。美尔布拉象一颗明珠,镶嵌在一个小海湾中,海浪已无力进入,留下一片平静的内海。山势也退让出一片较缓的坡地,一排排别致的房子依山而建,凝望海面。小镇的一侧还挂着一条山涧,更增添了别致。顺公路望去,沿岸凡是稍平缓的地方都会坐落几间房子。南面稍远,有一片房子较多,一旁峭壁上隐约着灯塔。第二天我才知道,那就是观鲸的地方Eden小镇。

 

第一次降落

 

    盘旋观景结束,飞行员已对准了机场跑道。机场离海边不远,南北走向,周边全是些怪异的矮树,只在顶部长少许叶子,应该是进化过程中适应海风的结果。 

    由于这是低空飞行以来第一次在其他机场降落,触地那一瞬间还是异常的愉悦。环顾四周感叹道,原来这就是起降自如的小型机场,真是方便。

    其实机场一点也不小,两条柏油跑道,周围大片绿地,铁丝围栏环绕,加油车、机库、检修站一应俱全,与民航机场无多区别。但就是看不到任何工作人员,只有停机坪上几架漂亮的飞机迎接我们。机场之前已确认飞行员身份,发密码到手机上,我们就可自行进入候机厅——单层的一个大休息室,兼图片画廊和咖啡吧。

 

美尔布拉地面行动

 

    预先租好的车,钥匙留在候机厅前台,美尔布拉地面行动开始了。

    美尔布拉是东海岸生蚝的主要产地,与塔斯马尼亚的品种不同,略小而更嫩滑,我们这次巡游有幸先后都品尝到。参观养蚝场是有趣的一项内容,养殖是在连通海水的一段内湖里,柔和的风浪恰到好处地孕育了这种美味。收获、加工则是在郊外各个小庄园,基本是家庭经营,每个庄园首先都是一个精美的餐厅,间或有礼品店、海洋标本展览和海鲜售卖店,里面则是加工作坊,成熟的生蚝被分类、清洗、包装,出现在各城市的超市里。一家主人带我们参观了养殖加工流程,又端上他引以为豪的6种口味的生蚝,芝士和蘑菇粒香烤的很是可口,但我的最爱依然是生食。既然来到这新鲜的源头,就不要放过这畅快的机会,第一天每人一打,第二天中午再度杀回,加量到每人两打半,心满意足了。惹得主人和服务员频频点头,大意是:我就喜欢你们这种性格。

    正餐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家叫*****的餐厅,离镇上大约几公里,座落在一块突出海岸的地形上,餐厅的三楼提供了绝好的视野观赏海景,细腻的海鲜烹饪也展示出厨师的一定功力。沐着傍晚懒散的阳光,放眼望去,侧边峭壁竟然有位勇者下到一块平台上钓鱼,希望他别倔强地和大鱼较劲,那位置离海面至少有30多米,平日当属海鸟的领地。


   下午的时光交给美尔布拉湖是不错的选择,开车绕过几座小山就来到湖边,其实是海水灌进来的一片水域,风浪相对平静,鱼和海鸟喜欢在这里栖息。湖岸四周草地上错落着宽大的房屋,一条栈桥伸向湖中。我们兵分两路,我和Kosic各掌一条划艇泛舟湖上,老袁和Micky带了渔具,驾驶快艇开往远处水域钓鱼。这湖面也很宽阔,极速划了15分钟才到了湖心,索性仰面躺下,看着空中飞翔的海鸟。一只白鸟一头扎进水中叼起条小鱼,飞起来那小鱼又从嘴边滑落,它又扎下去,这样一路飞一路掉反复几次。上岸后问起船老板才知道,这是海鸟在玩的游戏,也是捕食的练习。钓鱼的快艇也回来了,真的收获了两条40公分长的鱼,通体蓝色,船老板说这是附近水域特产,肉质非常细嫩。

这时一只大鹈鹕飞了过来,就在栈桥边几米远游弋。我们也不打算做饭,干脆送这位朋友一个人情,老袁将鱼抛向鹈鹕,这大鸟甚是敏捷,略一振翅,抬嘴接纳了蓝鱼,装在它特色鲜明的下颌大口袋里,再一仰头,一顿美餐完成,一串动作那么优雅、娴熟。这时来了一队本地阿叔阿婆,抬着条龙舟一样的大艇,做做准备活动就开始上船训练了,老板说这是本镇划艇俱乐部备战与隔壁镇的比赛,这镇上年轻人都进城打工去了吗。

 

    美尔布拉的小海湾也吸引着很多冲浪爱好者,由于湾内水深很浅,湾外海浪大,而到湾口减弱,很适合初学或中级水平练习。冲浪商店里从装备到教练全部配套,我想下次也许在这住上一阵专门学一下这澳洲热门运动。

    这里最不能错过的当属观鲸之旅,每年澳洲冬季到春季,鲸鱼都会从北方迁徙到沿岸的海域。拜访鲸鱼一定要起个大早,我们6点半出发,开车20分钟到达Eden小镇,也是一处小海湾,但水很深,砌上防波堤,就形成一个良港,可停一些较大的船只。我们乘上一艘两层的观鲸游船,向外海进发了。

       驶过湾口峭壁上的灯塔,礁石上懒懒地趴着几只海豹晒太阳,海鸟常伴在船左右滑翔。讲解员不停地用望远镜搜索,不远处一大群海鸟绕空盘旋,又不停地俯冲水面,按经验那附近就有鲸鱼。船掉头驶去,大家聚在甲板上四周观望。忽然一阵水雾离右舷几米处腾起,紧接着是一个庞然大物的黑色背影露出水面,由鼻孔到背鳍,再到尾部,最后将漂亮的尾巴竖起,又缓慢隐入水中,一个标准的鲸泳动作,没想到靠的如此之近。接下来两三个全套动作,不见身影。

    初次印象,大鲸真是一种优雅、高贵、谦和的生物,而海豚则是顽皮的小伙伴了,不知什么时候,78只海豚聚集在船首,在前方一两米处游动玩耍,仿佛是逗着游艇追上他们。一上午三个多小时的搜寻,又看到了很多鲸鱼,有两头并行的,有背上有浅色斑痕的,有白色尾巴的,乘客都大呼过瘾。返航时船长介绍,有时鲸鱼会带着幼仔游进海湾港口附近,教小鲸捕食。这时全镇会敲起钟声,大家象过节一样聚到岸边来和这个邻居打招呼。


    介绍一下我们的下榻所在,名头很大:皇冠宾馆。镇上这种家庭旅馆很多,两三层的建筑,一般有十几间二到四卧的套房,厨房、客厅设备齐全,可以自己做菜、品酒、斗地主,店主还会给你送自家烤的面包、甜品,真是回家的感觉。我们的房间位于二楼,落地窗打开是共享的大平台和一个天台泳池,而面对着正是美尔布拉的小海湾,街道上如此宁静,只有码头上停靠的帆船轻摇着和你招手。红酒是必不可少的,四人一天的劳累,坐在大平台的沙滩椅上,一支旺加旺加产的干红,一支本地特产的半干甜酒,就这么从霞光粼粼,喝到天色暗蓝,再到繁星点点。一位顶级品酒师曾说过,学会欣赏红酒,就是学会品味身边每一分的快乐。

 

   有了第一天的满意体验,接下来几天我们都定在这种家庭旅馆,房东也一个比一个热情,雨天送雨衣,晚上帮壁炉加柴禾,开着车带路。除了房东,还有的士司机的免费等候,观鱼船主动延长观赏时间等等,处处是发自内心的热情,给我们旅途的喜悦心情又加了一码。

 

午后的出发

 

    第二天上午看完鲸鱼,大家还觉得意犹未尽。午餐时Kosic一边完成着30只生蚝的任务,一边介绍他以前从悉尼向南飞,空中也能看到鲸鱼,而且因视野大,更容易寻找。那就走吧,路上看鲸鱼,飞往下一站。

      我们又草草帮Kosic完成了几只定额,就赶往机场了。跑道只为我们留的,看好航图,旋即起飞。先飞抵海面上,天气非常晴朗,近岸的浅滩呈现碧绿色,偶尔水下有淡棕色的海草摆动,然后逐步过渡到蓝、深蓝。转向正南,右侧离陆地大约3海里,高度500呎,感觉很贴近,下方海鸟清晰可见。海面较平静,白浪不多。飞抵观鲸的海域,左侧先发现了黑色的身躯,能看清它那一连串泳姿。不久右侧也看到一只,做的是船上没见过的动作,它没有游动,而是翻腾着竖起尾部,几秒后平拍而下,激起大股白浪;随即身体跃起,再直倒水面,又是更大一团浪花。据介绍,这是鲸鱼求偶或教育小鲸等情况,难得场景今日一见。

    看过56只鲸后,我们提到巡航速度前进,岸上那条沿海公路,一会靠在海边,一会躲进山林背后。这一段海岸仍是山地为主,岸边是崖壁或石滩。一些山腰的平地或小河的入口,常会有几栋漂亮的别墅静立。左前方出现一个小岛,离海岸大约5海里,地势平缓,东部略倾斜抬高。朝内海处有灯塔,靠内陆一边是一条跑道和几处房子。Kosic早已在航图上计划好,在此降落,探访一下这僻静小岛。

     停降妥当,一位老太驾着四轮摩托驶了过来。走进后问候欢迎,问我们航线计划,要不要加油等,然后介绍了一下这个岛。降下来才发觉这岛比想象大,南北大概2公里,东西4公里,走路可不轻松。岛上一共三户,每家都有一大片农庄,养牛羊、种菜、打理灯塔等。中部是一片树林,东西走向的土路修了三条,对于喜欢骑马的我和老袁来说,是野骑的好地方。他们自己有渡船往来内陆,有时也乘飞机去城里。

      时间考虑,我们没有应邀去喝咖啡,继续启程了。

 

湖口

 

    大约20分钟后,海岸的地貌逐步转换,山地变为了缓坡,然后是平坦青绿的大片平原,海边转以沙滩为主,入海的小溪也多了起来。

    前方一条望不到边的修长沙滩沿向远方,沙滩的两侧都是水面,一边推涌出白浪,一边平静地流淌。又有多条河流或内湖汇集在陆地一侧的水系,长滩在北面断开一个缺口,内陆水系和外海连通,形成著名的独特景致——湖泊入海口——湖口市。

   入海口处泾渭分明,外面是蓝色,里面是翠绿。湖口市就是水多,人们沿河岸、湖畔居住,众多桥梁连接。中心地带是一段较宽河道,一片白色游船停靠岸边,几条观光汽艇在上游缓缓行驶,外海处正有一艘帆船准备由湖口进入内河。

    这市镇有两个机场,一个柏油跑道的较远,一个草地的离中心区近。我们一致决定降于草地机场,并在空中就联系好的士接我们。航向略转向内陆,几分钟就看到修建整齐的草地跑道,Kosic来了个漂亮的侧风缓降,没怎么滑行就停了下来。四周是低矮的栅栏,管理员在远处木招了招手就进了房间。围栏出口是自行开启的木门,一个盒子上写着:停机10元。我们自觉呈上。

    湖口与水有关的活动项目特别多,脚踏船、摩托艇、钓鱼、冲浪、潜水、帆板等等,想到没想到的都有。喜欢运动的去徒步河流源头;喜欢安静的也可就在沙滩上发呆。探索海洋生物则有不同手段:浮潜看海胆、海星;坐玻璃船看海龟;或就站在浅滩水中,不一会就有半透明的小鱼围着脚边游。

     一下午尝试了动、静各种活动,红龙餐厅的晚餐再添滋彩。听名字就是中餐馆,装修和所在也颇具画舫的韵味,位于中心区码头的大木船上,左右洋船簇拥,喜庆红的灯光色调非常突出,老远几个大字:Red Dragon Restaurant,位置和格局已定三分商机。

     由栈桥进入,舫内爆满的客人、温馨的情调、热闹的气氛,与外面冷清街道形成鲜明对比。内部装饰是中式的元素,西餐的布局,圆桌是没有的,桌上刀叉碗筷全配,各桌的吃法也是分餐、共享混搭。大厅里客人、服务员、掌柜,全是本地人面孔。服务员的姿势、礼仪也是西式的,除了上铁板烧时不得不依了中式的动作。那铁板好似每桌必点,一打开烟雾升腾、流香四溢,铁板发出吱吱的声音,食客也发出啧啧的声音,然后就用瘸腿状的筷法加叉子将其消纳。另一亲切菜品是各式炖菜,绝不会出现缺角的砂锅,一色儿细白嫩瓷小煲,吃的就是个别致和精细。

 

    观察完了,轮到亲自鉴菜,中式点法——牛羊、海鲜,炖盅、铁板,先叫齐了,再一人来支啤的。上来一一品尝,嗯,这选料首先是精致上成,脆滑大明虾、新鲜嫩鱼柳、精选牛羊肉;再加上中餐的配料,腐竹、豆腐、糖醋调料;口味上,如果只是中餐就不必多言了,这是经改良的口味,辅料的搭配、酱料的调制上都有变化,而变化并不失控,处处透露出大厨粤菜为主的扎实功底。近日来也是西餐频频,似乎能理解到味道细微改变中,主厨的良苦用心,就像川菜之于北京,湘菜融进上海。这等功力和心思,生意独步湖口,自是情理之中。

 

又一段飞途

 

     翌日上午,再享受了一段水岸边的发呆时光,一大盘本地鲜果消耗殆尽之际,大家商议做点实事,在周边几个小城上空兜兜风。踏上座驾,往内陆方向飞了一圈,这片平原延伸不长就到了山区,湖口那几条河流向内陆分开收窄,隐进了山里。河道之间大片的牧场、葡萄园,水流交汇环绕之处的风水宝地,往往就是一座悠闲的小镇躺在那里。往山里望去,溪谷和山道交错缠绕着前行,树荫掩映处依稀也见小撮红顶的房子。

     重返海岸边,继续向南低空飞行,奔往下一个目的地,弗林德斯岛。

     这段海岸与昨日的不同,地势平缓入海,连绵不断的超长沙滩,结队的海鸟沿浪花排成一排翘首迎接。飞了几十公里只见到一艘划艇和两位钓者。每每看到一块位置好的地段,我就设计着:一间度假小屋、一艘小木船和一个停机坪,就可享有一大片海滩。可不知出于什么心态,我又总是想象出沙滩上人群密布、酒楼商店林立的景象。

   前方两个向海洋突出的高地,飞行员介绍,后一个有灯塔的就是澳洲最东角,转过那里就是往西飞了。

    出发后大约45分钟,我们脱离了海岸,西南向飞进了巴松海峡。下方浪花变得急促,一道道白色涌动,巴松海峡是出名的危险水域,风浪喜怒无常,岛屿暗礁众多,大航海时代的海难多发地。

   飞了约20分钟,周围一片汪洋,云层变低了,我们又降了些高度。只见水面上仍时有海鸟飞过,而周围没有落脚点,再看海上一些白点是鸟儿在漂浮休息,他们就是这样在浩瀚的大海中迁徙,累了休息、捉鱼补充能量、再飞,真佩服这股勇气和坚持。而人类是靠智慧的超越,站在更高处欣赏、思味。

    途径一串排列整齐的无人小岛,大约六、七个,大体呈圆形,沿直线布开,很是神奇。这是地壳运动火山喷发在海面上烙出的一连串礁岩。之后又是一些各形的海岛,呈碎片状散落,有人的、无人的,平坦的、高耸的,茂盛的、秃顶的,就这么千万年横躺在这里。

    一个两座小山连接成的岛还有较宽大的建筑在上面,草地、道路也似经过规划,一艘海船泊在近岸,应是建材运送和人员出入的主要工具。飞机带着轰鸣,融合着海浪声,缓缓地从它身边滑过。

 

弗林德斯岛

 

   前方出现一片宽阔陆地,航图上已是弗林德斯岛。逐渐接近,迎面的是一道山峦,飞越后则斜向下过渡到平地草原。远处四周则是靠得很近一些小岛,弗林德斯是这片群岛中最大的一个,东面、北面是山地,西南部是平原农庄。岛南北长80公里,东西宽50公里,是当年由库克船长的补给船遇风浪偶然发现,岛上葱郁的草地,相传是附近遇难海船撒落的粮草种子,漂到岛上长成。

    空中俯览,弗林德斯美得让人窒息,周围水域长满多彩珊瑚,清澈的海水透出几米深的影像,海岸时而婉转时而削琢,岛上的色彩象电脑设计的渐变效果,由平地的青翠过渡到高山的深绿。

    围岛绕飞半圈,回到中部西岸边的机场降落,宽阔的E级机场,旁边仅停了一架堪培拉的十人机,似是有人先到。

    网上预订的车就停在外面停车场,钥匙插在车上——这是岛上,心理防线再下调一级吧。

     弗林德斯是个户外运动的天堂,北部山地是徒步、攀岩的胜地,独木舟、钓鱼、高尔夫、骑马、四轮越野摩托、浮潜看珊瑚、素潜捉龙虾和鲍鱼、深潜探查附近的珊瑚和沉船,应有尽有。

 

    好吃的朋友可不限于鱼虾,岛上产的牛、羊肉都是上品,BBQ再辅以本地红酒,只是说说都令人垂涎;好吃但又懒做的兄弟们,则推荐岛上两间餐厅:位于西部居住区的餐厅,传统西餐风格,虽小但装修和菜品都很精致;南部港口山坡上的正对着一间餐厅,海岛风格的木质大屋,落地窗纳入整片港湾和无敌海景,周围花团围簇,屋后是几间度假屋和小葡萄园。进门右边是整洁典雅的正餐厅,左拐则是大吧台、台球桌的酒吧。岛上常驻的750人,到了晚上好像全聚到此地,各个熟人,非常热闹。

     一条土路通入山腰,就是我们入住的农庄,依势建在缓坡上,一大片平地是主人的驻地。夫妻俩热情出门欢迎,大宅一边的车库停了从越野车到拖拉机56种车辆,还有各类五金加工器具,另一边是个木工车间,院子里的拖车上还停放了一艘汽艇。男主人一身工作装,女主人则递过热乎的面包,一派自给自足的景象。

      我们住的房子在山坡上方,全木结构两层建筑,宽大舒适,主人已在冰箱里放好了奶油、牛奶、水果、自制果酱等,酒柜里摆满了各式红酒、白酒、威士忌,壁炉也生好了柴火,这个季节晚上还是很冷。

 

    农场的羊个个圆润厚实,抬头想想心事又低头吃草,几个水塘供鸭子栖息,鸡和小猪喜欢聚在一起,大火鸡则在葡萄园里独自徘徊,还有一群小鹿机灵地跑动。朝山下望去,是一片独享的海湾,主人家的小狗好像抑制不住兴奋,在我们前面跑跑停停,好像是要带我们去海滩。跟着它一路向下,几只袋鼠匆忙奔入灌木丛。拐了几道弯,豁然站在沙滩上,飞机上看的那种无人海滩,真的被我们占据。坐在岩石上撒下几片面包,各色鱼儿就会聚拢过来嬉戏。小狗则绕过半个海湾追逐着一只海鸥,这份好奇和执着更是惹人喜爱。夕阳时分,海湾在橙黄、嫣红和幼紫间变换,让人沉浸在这避世的天堂。

 

      回到木屋开了支红酒,几个人坐在平台上欣赏霞光。这时男主人开着四轮车上来给我们添柴,老伙计红光满面,身体健硕,干活的人就是健康。我们留他共饮:老婆平时管得严不让喝吧,跟我们多喝几杯,哈哈哈……庄主也攀谈起来,他的祖父就来到这里,靠政府资助开发拥有了这片土地。墙壁上的一副老照片就是那位拓荒者,不羁的装束,无畏的面容,扛着一把上世纪初的老步枪,旁边是成堆的猎物。如今庄主的儿子在墨尔本上大学,打算毕业后兼顾城里工作和自家产业,目前竟也在学飞机执照,方便两边往来。老两口生活非常富足,攒了足够的钱去周游世界,现就舍不得农庄没人打理,只等儿子毕业。

 

    来到弗林德斯,绝对不能错过的就是浮潜和素潜。素潜就是不用氧气瓶,潜入海中1-2米深寻找龙虾、鲍鱼。特别每年十一月后,岛周围温暖的海水会吸引大量龙虾到访,不怕抓不到,就怕抓不过来。这里龙虾大多3-4公斤,岛民喜欢即抓即吃,鲜甜肥美。鲍鱼更是豪装,都按两头鲍的标准长的。礁岩上还有一种“鲍鱼的表弟”,个头略小,壳有点尖,也是岛民的美味。

      午餐就在沙滩上进行,撑起伞,带着刚做好的龙虾鲍鱼,半躺在沙滩上喝一口清醇的香槟,海风送爽,伴着声声海涛,感受自然赋予的美好,安稳地打个小盹,享受这份静逸闲适、繁杂全无的生活。

      下午我们去了北角,两旁是大树环绕的牧场或庄园,驾车一个多小时,快到终点发现一草地机场,大家玩笑道:还不如开飞机过来。北角是岛民游艇下水的地方,屡见拖车载着钓鱼艇从斜坡码头缓缓放下,汽车司机即变船长,一加速驶向碧海深处。沙滩上的皮划艇任意摆放,我抱起一只冲进海里划了两圈。

 

   当晚,恰逢南半球能观测到血色月全食的天文奇观,拉上农场主,又是一个红酒、观象、摄影、攀谈的不眠之夜。

    最后一日,大家加入了一个ATV越野车导赏团,一反此前安闲,行程极富刺激。开足马力在长滩加速飙行,欣赏着平日鲜见的瑰丽美景。细心的当地导游每隔15分钟就停下来讲解一番,岛上的奇闻、岛民的故事、有趣的历史等等,让眼前的景致变得更加生动,也加深了大家对可爱瑰丽小岛的认识和喜爱。旋即,我们又从海滩转入山地,沿土路颠簸而上更展现越野四驱的性能,时而在密林中穿行,时而在开阔地观赏山海奇观,我们仿佛游走在世界尽头的画作里。最后峰回路转来到顶点,山、海、天、云、霞,此处我再次无法描绘,只看图片。

 

塔斯马尼亚

 

    又该出发了,依依不舍来到机场,一队中学生正在候机,两位本地老师前来送行。机场停靠的那架堪培拉的飞机,原来就是他们坐的。

     他们起飞朝北,我们转头继续南行。约30分钟,就飞抵塔斯马尼亚沿岸。北部的平原多了很多暗红色地块,大地的色彩更显变化。我们先找到巴那波古小镇,旁边就是澳洲排名第一的公众球场——沙丘球场,不远处又是一个前十名的——迷失球场,都是顶级设计师的杰作。可惜老袁和我都不是高尔夫迷,实在浪费了澳洲这遍布的球场。否则飞行、挥杆,两球场打个痛快,当晚谁出酒钱也有了名目。

     转而向南进入内地,30分钟后到达中部地带,一道山峦屏障横亘在前,山体直拉向上,连绵群峰状如摇篮——摇篮山,塔斯马尼亚荒原世界遗产的一部分,圣克尔湖位于山的南侧,世界十大徒步胜地之一。

 

    神奇的鸭嘴兽就居住在塔斯马尼亚的湖泊中,世界上最古老的哺乳动物。简单讲,哺乳动物可分为:单孔目(原兽亚纲)、有袋类(后兽亚纲)和胎生类(真兽亚纲)。单孔目只有鸭嘴兽和针鼹,有袋就是袋鼠和考拉等。鸭嘴兽竟是卵生,有袋类则是早产方式在育儿袋里哺育。有意思的是,澳洲只有单孔类和有袋类,其他大陆则都是胎生类,而人类进入澳洲只有6万年历史,原住民是漂洋过来的。而澳洲也发现了胎生类动物化石,南美也发现过鸭嘴兽化石,都没在当地发展起来。为何三类动物分别统治各大陆呢?这要从冰川运动说起,澳洲早早独立于其他大陆,几次冰川期植被未受影响,但土壤因没有更新,养分贫乏,植物以营养含量少的灌木、荒草和桉树为主。能量消耗成了繁衍的决定因素:单孔目是消耗最低的,恒定体温为32度,针鼹只在活动时恒温;有袋类居中;胎生类能量消耗大。因此大自然的选择,把鸭嘴兽、袋鼠、考拉等留了下来,而在其他大陆这两类较原始的哺乳动物竞争不过更发达的胎生类,逐渐消失。

     沿山脊环游后,重新向北飞回海岸。塔斯马尼亚只有一百万人,但北部沿岸也是港口繁忙,市镇密集,铁路贯通,河道船航,一派生机勃勃。来到西北端的史密斯顿小镇上空,海边高地上矗立着一栋城堡风格的大宅,四面大片葡萄园切块整齐,低矮丘陵上山道遍布,恐怕是越野车、骑马的好地方。在此降落加油,再次起航,塔斯马尼亚飞马观花结束了。

 

金岛

 

    到达金岛已是傍晚,夕阳把水面染为橙红色。金岛和弗林德斯岛就像塔斯马尼亚牛头上的两个犄角,一左一右对称分布。而它的地貌与弗林德斯大不相同,全部是一片平原,一眼望去呈现完整浓郁的绿色,就像一块润厚的美玉。

    平原被划成一个个块状,四周是大树环绕,这是一种松柏科的针叶植物,粗大的树干,海风也拿它没有奈何。树木密集的地方,中间就会有一处大宅掩映。很多绿块都是空的,而有些农庄又密布着黑色牛群。后来我们知道,这里大多数庄园只养少量牛羊,供自用或维护运营即可,岛上免征土地税,农牧业还获政府补贴。

     我们降落安顿下来,住宅是南部小镇的一处四房寓所,院内花团锦簇,屋里温暖惬意。屋主是本岛的一位美工师,近几年携全家去阿德莱德生活,父母帮着把房子出租。墙上还挂着他很多画作,硕大的鲍鱼壳、旧船桨也成了现代派雕塑的原料。

 

    金岛的牛肉、奶酪是出了名的,还有本地葡萄酒品味上佳。经指点,我们直奔北端镇上的社区中心,这是一个几个大厅相连的综合建筑,中间是餐厅,一边是酒吧,一边是社区议事厅,还有个小厅是本地橄榄球俱乐部,陈列着各种奖杯、 纪念品。橄榄球是岛上大事,今天议事厅里就四周围坐,在讨论与内陆某俱乐部的赛程。餐后又叫了瓶本地产的赤霞珠,我们也端着酒杯来听发言。一位中年人含笑致意,我用蹩脚的英语攀谈起来,然后到酒吧大厅打了两局台球。岛上好像都是三婶、小姑、二大爷,对我这外乡人也格外热情。

      隔天一早,终于迎来了期待一路的骑马巡游,得知我们也是horseman,牧场主选了几匹壮硕好马,老袁骑一匹夸特,我骑的是塞拉温血。林间穿行、草地驰骋、沙滩踏浪,好不快活。在马背上更加体会金岛的美,时而是拍浪的礁石,时而是柔软的沙滩,草场开阔平坦,林间小道又是舒缓弯折,袋鼠、野兔、花羽飞鸟常伴左右。最后一段急冲上到高地,平原、海涛尽收眼底,岸滩外还依稀可见一个沉船的尾部。

    下马已是午餐时间,我们决定来个路边烧烤,澳洲很多这种烧烤亭,免费的电烤炉和餐台,国内对应词叫做:便民设施。我们买了各类蔬果酒肉,来到港湾边的烤炉,即可品美食又可赏胜景。岛上的牛羊肉确是质优,怎么做怎么好吃,不一会飘香四溢,我们大快朵颐。两只雪白的水鸭过来一探究竟,又狐疑地蹒跚回到水中。这时侧面的花丛里走出一只孔雀——这岛上还有孔雀,它的举止高雅许多,长羽席地、慢步缓行,一展翅又飞回了灌木。

 

   下午我们参观了小岛历史博物馆,座落在一处白色灯塔的下方,早期航海用品、居民的用具,介绍如何建造灯塔、冒险领航、救助海难等等,凡是为岛做出贡献的人物都单独列传。小岛上博物馆还有好几个,有介绍海洋生物的,有收集本地手工艺品的,有岛上艺术家的画廊,还有讲述奶酪制作的早期作坊。

     这一站的手信我们就选择了奶酪,来到中部的生产厂参观,设备如此先进整洁,寥寥几位工作人员在调控着温度、湿度和制作工艺。接待厅的女士带我们边品尝边讲解,每样我都切上一大块,铺在饼干上,故作思忖地频频点头,最后每种都买了点。那位女士介绍,她也是偶然机会来到此岛,非常喜欢并适应这里的生活,定居十多年的感受就是:不用为任何事烦扰。

 

归来墨尔本

 

   世外巡游刚一周,忽觉好似离开了好久,可能是时间停滞的次数太多吧。明媚的午后阳光里,我们正在空中画着这个圆圈的最后一段弧线。

     前方看到墨尔本湾了,这个角度还是第一次,象两侧伸出的拇指和食指,弯曲形成一个钳形。湾口外停着两艘大海轮,进入湾内,是圆圆的小地中海,帆船、钓鱼艇、摩托艇散布其间。远远望着维多利亚港、城区,感觉象回到了第二故乡。亲切的摩拉滨出现在眼前,繁忙度澳洲第三的机场,陆地上是大片的住宅、密集的车辆,一条小河入海口是平时飞行训练回场的标志

     降落,停好。进休息室首要就是香槟庆祝,航校的教官、职员都来恭贺我们的愉快旅程,并迫不及待地翻看照片、询问情节。

    晚安,不知睡梦是否还停留在那段环形中。

 

回味

 

    我喜欢不做详细计划的旅行,大致方向有了,路上再酌情安排,也不做太多攻略,保持那份随意和神秘。

      私飞旅行很适合这个特点:起飞、降落就像开车、停车一样方便;开放的低空和完善的管理,保障了安全和自由;而遍布各城镇、郊野的机场,随时欢迎着客人的到来。想走就走,想停就停,不用航班的等待,也不需过多的奢华,只需要简单、随性的心境。

      一周旅途,空中飞行共约9小时,全程近4000公里。澳洲轻松的生活,友爱的态度,丰富的物产,还有绝美的景色,仅在地图右下角揭示了一个小圈。早日学会飞行吧,方便快捷,穿行自如——再来一场想走就走、想停就停的旅程。